白楊網
登錄

今日推薦

股票融资比例查询:張鴻聲:《城市文學地圖》叢書總序

來源:中國傳媒大學 ?? 2020-06-11 ??作者:張鴻聲 瀏覽量:11

股票融资融劵买的多好不好 www.507814.tw 關于本叢書,得從九年前說起。

2011年的時候,中國地圖出版社約我主編一本《北京文學地圖》。當時,我主持了一個北京市的文化產業的項目,是關于北京文學旅游方面的。項目完成后,團隊成員們都覺得意猶未盡,要說的題外話還很多,而且,比之項目本身還更有意思。之后,中國地圖出版社的幾位領導也極有興趣,一再與我商談,看是否能做成一部以近現代文學對北京城市的敘述為對象,以北京城市地理為脈絡的隨筆式文化著作。既能作為隨筆散文來看,也能作為文學旅游的導讀。

其實,這一類著作,在國外并不少見。比如,哈羅德·布魯姆(Harold Bloom)就主編有《巴黎文學地圖》、《紐約文學地圖》、《都柏林文學地圖》、《倫敦文學地圖》、《羅馬文學地圖》、《圣彼得堡文學地圖》等等。哈羅德·布魯姆是大名鼎鼎的文學理論家、批評家,執教于耶魯、哈佛,其《影響的焦慮》是文藝研究的必讀書。不過,哈羅德·布魯姆主編的這幾本書,主要是敘述作家在城市中的行至。雖然也涉及到作家對于城市空間的描繪,但不是最重要的。另外,討論“文學中的城市”而又兼及旅游功能的讀物也有。陳思和先生曾談起,他在訪問日本東京的時候,有朋友給他看了一幅真的地圖,圖上標出了許多著名作家的行旅路線。日本學術界和文化界在文學旅游方面的成果豐贍。其中,尤以京都大學為甚。2016年,我參加在京都舉辦的東亞漢學會會議,還順道去查找過相關資料。我們不敢望前賢之高,但比之同類著作,《北京文學地圖》也有不同的地方。其獨特之處是,完全以作家的城市敘述為主。由于編寫團隊都是大學文學院的學者,既有文學研究功底,也擅長散文寫作。所以,按我的想法,著作立意與論述的蘊藉,來自深厚的學術研究;而文字的輕快與優美,又屬于散文創作。在闡明了學理性觀念后,還達到了文學性,以及旅游的實用性。

關于這一點,陳平原先生在給《北京文學地圖》的序中說的非常準確,不妨在這里引錄一下:

記得當初在《“五方雜處”說北京》(《書城2002年3期》)中,我提及如何兼及深度旅游與文學閱讀,還專門介紹了Ian Cunninham編纂的《作家的倫敦》(Writers’London,London:Prion Books Ltd.2001)、馬爾坎·布萊德貝里(Malcolm Bradbury)的《文學地圖》(臺北:昭明出版社,2000),以及日本學者木之內誠《上海歷史導游地圖》(東京:大修館書店,1999),并大發感慨:“曾在不同場合煽風點火,希望有人步木之內先生后塵,為北京編著‘歷史導游地圖’,可惜至今沒人接這個茬?!筆潞籩っ?,我屬于只會空想、執行力很差的書齋人物。因為不斷有讀過此文者,邀約以文學家的眼光寫一冊“北京旅游指南”,我都臨陣退卻—不是沒興趣,而是雜事繁多,擔心答應下來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。

現在好了,張鴻聲教授的團隊實現了我的夢想,讓早已消逝在歷史深處的老舍的太平湖、蔡元培的孔德學校,以及只剩下遺址供人憑吊的圓明園、前門火車站,還有雖巍然屹立卻也飽經滄桑的鐘鼓樓、琉璃廠等,以簡明扼要而不失豐滿的敘述呈現在讀者面前。我曾經說過,“雖有文明史建構文學史敘述的考慮,但我更希望像波德萊爾觀察巴黎、狄更斯描寫倫敦那樣,理解北京這座城市的七情六欲、喜怒哀樂。如此兼及歷史與文學的研究角度,當然是我自己的學科背景決定的?!北臼樽髡哂胛已都爸救は嘟?,故所撰不同于一般的文化史著作,帶有濃厚的文學色彩。

關于《北京文學地圖》,陳平原先生不免抬愛,有些話說的我都不好意思。但是,對于這本書的立意、類型與文學風格,卻又說的非常精到。

這之后,出版社又力勸我再做一本《上海文學地圖》。我原本的專業研究,多是以上海文學為對象的,所以也就更方便一些。在2012年底,《上海文學地圖》也出版了。因為已經有了《北京文學地圖》的寫作經驗,《上海文學地圖》的編寫就更扎實,材料也更多。陳思和先生給《上海文學地圖》作序,內中,他考查了書中涉及的巴黎大戲院、長樂路的文化藝術出版社、寶山路的商務印書館等文藝舊址,頗顯考據功夫。他說:

王國維考據學提出二重證據法,即“地下之材料”與“紙上之材料”的 二重互證。我想人的經驗在尚未消失之前,深藏于腦海深處,如同深埋于地底下,把這些經驗寫出來也如同出土文物一般,若再與書中描寫的細節兩相對照,亦可證其說不虛。

陳思和先生關注材料方面的考據。序中還說此書有“考據”的成分,則真是夸獎了:

這樣的書閱讀起來真是有趣味,每一章、每一節,鴻聲教授與他的團隊都做了認真的考據,結合文學作品的描寫,將歷史的上海和文學的上?;ノ?。

除此之外,兩本“地圖”的趣味性也是重要特色。我在《北京文學地圖》的“后記”中說了一段話:“既可以按照城市地理,尋找北京的文學故事。又可以在文學中,發現北京的城市內奧;面對北京的一磚一瓦,見出別樣的光輝。說俗一點,既可以是‘北京的文學游’,又可以說是‘游覽’了北京的文學?!幣蛭の兜墓叵?,我當時還給兩本書題了書名,盡管當時我的書法比較糟糕。

《北京文學地圖》出版之后,在不長的時間里,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就告售罄。很快,出版社就進行了第二次印刷。之后,出版社還出了一種普及本。期間,不斷有朋友向我索取,樣書很快也送完了,我只好在網上購買再送朋友。很快,網上也沒有書了。當時,出版社還有繼續做下去的動議,兩本書的封面還有“城市文學地圖系列叢書”字樣,只是我實在沒有精力去做了。后來,我在訪問臺灣幾所大學的時候,談起這兩本書,臺灣的教授朋友們非常有興趣,還說以后到大陸來,要拿著書作為游覽北京、上海的“攻略”。我聽了心下一驚,不免暗暗叫苦:倘若書中某處寫的不準確,把人家領錯了路怎么辦吶!由于臺灣朋友的推薦,臺灣著名的五南出版社編輯惠娟女士多次與我商談臺灣版的問題,并約定在下一次訪問臺灣時詳說細節。只不過,因為諸事煩擾,約定的出訪沒有成行,臺灣版的事情也就沒有跟進。之后,因為各種事情耽誤,后續的工程也擱下了。這一擱,就是五年。

大約在2017年的時候,我的一部專著《城市現代性的另一種表達》在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。因為后期編校的原因,我與北京大學出版社的張雅秋老師--也是我多年的朋友--常常要見面,或者她來朝陽,或者我去海淀,就說起“地圖”的事情。她覺得,這一套“文學地圖”實在應該做下去。雖然北京、上海兩個城市的“文學地圖”已經完成,可是,以中國這樣偉大的文學國度,還有若干個文學城市的地圖需要去發現。這中間,我在校內也換了崗位,相對有了余裕,于是,對于南京、蘇州、杭州、成都的“文學地圖”編寫又開始了。雖然有此前兩本書的寫作經驗,但是,對于寧、蘇、杭、蓉等文學城市的認知可能更加復雜。一來,與上海比較,寧、蘇、杭等城市的文學敘述多屬古代文學,需要寫作團隊深厚的古典文學功力;二來,所涉及文學作品,多是散在的小型篇制,資料的查找有較大困難。而成都呢,可講的作家文字又不太夠,且還集中于李劼人。整個材料體量很不均勻。所有這些,都構成了寫作的困難。好在有兩個力量不斷使我增加了信心,一是北京大學出版社的支持,特別是雅秋的不斷督促;二是,一眾古典文學學者加入進來,而且,他們多有在蘇州、杭州、南京、成都生長、讀書乃至工作的經歷。在這里,要深深感謝各方面。

關于寧、蘇、杭、蓉等城市文學地圖,除卻與北京、上海兩書的共有性之外,還有兩個特點。一是大量講敘城市的文學故事,并由故事帶出文學地理。比如杭州,就有白居易與白堤、蘇東坡與蘇堤、林逋與孤山、蘇小小與西泠、梁祝與鳳凰山,還有《白蛇傳》與斷橋、雷峰塔,以及李叔同與虎跑等等;二是,比之北京、上海兩書,因城而異,涉及的文學文體與年代更加多元。比如,文學的北京、上海,由于是核心城市,除了傳統文體,其所涉及的當代流行歌曲、影視作品也很多。而在寧、蘇、杭文學地圖中,除卻詩歌、戲劇、散文、小說、典籍、史志之外,更多的是古代的雜記、筆記、掌故。而且,民間故事也占了相當篇幅。另外,涉及當代文學的部分也更多,如葉兆言、陸文夫、范小青等等。

寧、蘇、杭、蓉四本《文學地圖》將要出版了。我想,在我們手持一卷,走過了北京、上海的文學天地之后,進入更加溫婉、柔和的文學風景中,也許更加愜意。城市的文學行走,也必定會持續下去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張鴻聲

2020年5月于北京朝陽


本文為《城市文學地圖系列》總序?!凍鞘形難У贗枷盜小?,張鴻聲主編,包括《成都文學地圖》《蘇州文學地圖》《杭州文學地圖》《南京文學地圖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即出。

(張鴻聲,系中國傳媒大學研究生院院長、教授、博士生導師)

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
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
熱門標簽
熱門排行
{ganrao}